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专题
11:32am 07/07/2022
64岁登上世界之巅 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报导:丘明艳
照片:由依朗贺凡提供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依朗贺凡凭着惊人的体力与耐力,成功登山珠峰之巅,也打破最年长登峰的大马人纪录。

(波德申7日讯)“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变卖了房子,花了27万令吉,在零下40度低温下负重前行,甚至豁上‘半条性命’,耗时两个月,最终换来登上世界巅峰的短短10分钟!”

从小在金马仑高原长大、热爱种植的他,经常游走在高原森林中寻找木材,在学生时期,他参与童军营后,让他对登山极致向往,也开启了到处登山的运动。直到2022年5月份,64岁的他完成了人生中最大的梦想,那就是登上世界最高峰著称的珠穆朗玛峰(Mount Everest),更凭藉惊人毅力,成为征服珠峰最年长的马来西亚人。

ADVERTISEMENT

他是依朗贺凡,一名在国能公司服务了大半辈子的退休员工。

历经艰辛登山世界之巅的依朗贺凡在接受《花城》社区报专访时,对登山惊险记侃侃而谈。他坦言,为了圆梦,他抱着“有去无回”的心态踏上了登峰之旅,耗时一个多月接受艰难的雪地负重攀岩培训,在70至80度的山脉中,依靠氧气罩在白雪皑皑中匍匐前行,最后的1.7公里攻顶之路,共花了14小时,耗尽所有力气。

“在登上峰顶的时候,我们只有10分钟逗留时间,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休息!休息够了,再好好感受站在世界巅峰的感觉,这里是禁飞区,否则,机长或许可与我两眼对视。”

作为世界上最高的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公尺,全年平均温度为零下29度,继南极和北极后被称为“世界第三极”,自然也成为要挑战攀登极限的人类,想要证明实力的圣地,曾于2014年首次到访珠峰位于海拔5364公尺基地营(Everest Base Camp)的依朗贺凡,也立志要征服这座世界最高峰。

登上珠峰并非易事,极端的天气、随时雪崩和冻伤危机等,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与艰辛,甚至要做好“有去无回”的打算。但登上世界之巅对依朗贺凡的吸引力太大,为了实现心愿,他首先花了一个月时间,说服并征求妻子的同意。

“妻子深知珠峰危险重重,稍有不慎,我可能就永远埋在这座雪山之中,但她也明白这是我最大的梦想,思考了整整一个月终于点头。”

得到家人的支持,只是登珠峰的第一步,紧接着,依朗贺凡需要足够的经费,缴付旅游公司、尼泊尔政府发出的登山通行证及探险向导费。

于是,他变卖了住家,加上亲友赞助了部分经费,前后凑足了4万5000美金(马币约27万令吉),也算是完成了登上珠峰的“最基本门槛”,后来也因为疫情缘故,导致旅程从2020年展延至2022年4月中旬才如愿出发。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依朗贺凡排除万难登山世界之巅,带着氧气罩的他不断大口吸气。

全套设备穿上

等同背一包10公斤白米上山

阔别了8年再度重游珠峰基地营,依朗贺凡在当地接受了长达一个月的雪地攀岩负重培训,在这里,他需要佩戴完整的雪山攀岩装备,包括全套保暖服、护目镜、推进器、氧气瓶、雪帽等。全套设备穿上,依朗贺凡等同背了一带10公斤白米上山。

“珠峰空气稀薄,加上极端天气,常年生长在热带国家的我们确实难以适应,因此在一个月的培训时间内,若没有做足准备功夫或完全适应高山环境,一旦培训评估不理想,就会被撵下山,这笔钱就白费了。”

他忆述,在基地营培训的时候,最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当地厕所帐都是搭建在户外,由于寒风凛冽又强劲,每次上厕所都不免担心帐篷遭强风吹走而出洋相。

完成了基地营培训,依朗贺凡也迎来了真正的艰辛路程,整个登峰过程极度缓慢,眼前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山,在阳光折射下格外刺眼,只能带上遮阳护目镜,防止换上雪盲症;陡峭的山壁,只能踏着“小碎步”前行。

“登峰过程中,除了冻伤、雪盲症、高山症导致的肺水肿和脑水肿外,最令人畏惧的是雪崩和雪川裂缝,每一步都是一场谨慎,尤其是越过雪川裂缝处才是最惊险的一刻,仅靠救生绳索和楼梯平放在两座山峰边缘,踩着楼梯度过,而下面就是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换言之,稍有不慎,就将列入珠峰登山遇难者名单内。

在依朗贺凡分享的视频中,记者有幸“见证”这惊险万分的一幕,只见他踩着与鞋子同宽的楼梯,每一步都是艰难,让人为依朗贺凡捏一把冷汗,更难以想象当时踩在楼梯上的紧张情绪。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每日在极度低温环境中长途跋涉,每次休息只能停留5分钟,让探险队精疲力竭。右一为依朗贺凡。

花了14小时站上最高峰

抵达瞬间只想休息

“最难熬的是最后的攻顶时刻,这1.7公里的路是我这辈子最长、最艰难的路,足足花了14小时站上最高峰,抵达的瞬间,我只想休息。”

依朗贺凡说,探险队在顶峰只逗留10分钟,稍作休息,就要准备下山。

虽然只有10分钟,却费尽了依朗贺凡的财力、体力、耐力与毅力,然而这一切仍未结束,过后的下山过程同样艰辛,探险队需要原路折返,抵达基地营才算大功告成,获得尼泊尔政府颁发的登峰证书。

依朗贺凡凭藉惊人的毅力与耐力,在尼泊尔时间5月12日上午9时17分(大马时间上午11时32分)成功攻顶,更打破了登上珠峰最年长的大马人纪录。

如今时隔近1个月,早已回到波德申住家修生养息的依朗贺凡,仍在“恢复”当中,然而雪山艰辛过程,导致他体重“蒸发”了足足10公斤,低温造成的冻伤也在脸部和手指留下“黑印”。

尽管如此,依朗贺凡也准备着下一次登山之旅,7月份,他将登上大马第2及第5高山。明年,他将出发前往征服海拔6961公尺的北美洲最高山峰迪纳利(Mount McKinley)

依朗贺凡坦言,如今又有了新的梦想,那就是征服全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山脉,但相比起无限的毅力和体力,退休人士的身份也让他面对“有限”的经费,也希望能够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能提供资助,为其平凡的人生再添一笔壮举。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依朗贺凡曾攻克海拔3193公尺的日本北岳高山,并从顶峰拍摄眼前的富士山日落美景。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每日顶着最低零下40度的雪山中,再热的水装入保温瓶也只勉强维持“温室”的温度。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在一望无际的白雪堆中扎营,依朗贺凡(左)面对极具挑战。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尽管穿上全套装备服,脸部却因轻微冻伤而呈黑色。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攀岩经验丰富的依朗贺凡早已征服了日本最高山,海拔3776公市的富士山。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依朗贺凡千辛万苦,成功登上世界之巅,等待尼泊尔政府邮寄证书到马来西亚。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依朗贺凡于2017年,成功登上印尼第二大活火山——林贾尼火山(Mount Rinjani)。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为了征服珠峰,依朗贺凡将各国家高山视为“锻炼体能”的培训,图为他登上尼泊尔开琴山(Kyanjin Ri)登峰后拍下的照片。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热爱征服高山的依朗贺凡,也曾在世上最大的钟乳石岩洞——姆鲁岩洞留下足迹。
供FB/64岁登上世界之巅,依朗贺凡:我想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珠峰冰川融化后形成的裂缝,让探险者只能以简单的工具冒险度过,底下则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打开全文
世界之巅.征服.全球七大洲最高山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