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花城观点

|
发布: 7:57pm 14/03/2023

花城内外

陈嵩杰

花城内外

陈嵩杰

陈嵩杰 | 人力车伕扯历史的“后腿”?

文:陈嵩杰

百年前人力车伕的话题,难得有政治人物产生争论的兴致,不管有什么政治动机,但这是很值得玩味的历史课题,从今天凡事都泛政治化的社会现实,盼我横加的注脚,不会让人力车伕的议题,好像断线风筝,更远离真实的历史现象。

事缘伊党登州行政议员阿兹曼发布一张摄于1900年,中国移民为马来人当车伕的老照,被舆论普遍上批评为有贬低他族之嫌。

ADVERTISEMENT

这里不想争论伊党议员发布此照出发点是为了激励马来同胞,还是背后含种族优越感和“别有用心”的偏见,我反倒认为此照是很好的历史教材,这让我回想起年前爆发的“早年华族拓荒先辈等同现世版外劳”的论争。

一位女部长在一项中学生集会上,语重心长提醒新生代,早期先辈都是在被卖猪仔来到南洋做奴工,命运不会比外劳好多少;她这番言论让敌对政党以为捡到子弹,纷抨击她有贬低先辈之嫌。

早期成千上万猪仔先辈们,投奔怒海,登上南洋彼岸干矿场劳活,或打杂工只求谋生;至英殖民地政府全面控制半岛各地,才开始为南来劳工,以较有保障的登记制度,为俗称“古俚”的苦力们安排工作,这些都是历史事实。

猪仔是先辈三两代人,深烙心中,只有华社才能体会的悲痛名词,后世应该永远牢牢记住,这是先辈曾经历过惨痛不堪回首的苦难岁月,真相就是真相,何来贬低之说?

所以伊党议员发布华人为马来同胞当车伕的照片,我反认为这是好事,因为这说明两个现象,其一早在百年前,除了采矿,反映车伕是先辈们在那个年代的生存生态,人力拉车比起三轮车夫,这个早已消失的苦力活还更艰辛。

其二,那个年代不是只有华裔老板才有能力乘坐人力拉车,有能力的马来同胞,或统治者阶级的权贵,也一样可以呼唤华人车伕为他们服务;只要是历史事实,华人车伕为马来同胞服务,不能概括为贬低华人。

当有访客参观森美兰华人文史馆时,我通常很乐意分享一张上世纪初的珍贵档案照,这是文史馆展出的其中一张主题照,人力车伕就是照片的主角。

这张历史性镜头是在芙蓉李鸿裕街摄下,街道上两排老店中间的马路上,有多辆人力拉车,车伕差不多都是赤膊上身,除了停在路旁的一辆古董车和一些路人,横行其间的人力车伕成最注目的场景。

伊党议员发布此照,以为捡到什么好料,如获至宝的心态,表露无遗,殊不知暴露出他对历史无知的一面;我们的先辈曾干过人力车伕,曾是命在旦夕的猪仔,伊党议员你们有意见吗?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