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花城最热点

|
发布: 5:45pm 03/12/2023

脱离关系

欠阿窿

脱离关系

欠阿窿

儿欠阿窿逾3万 行动不便老母无力偿还 含泪脱离关系

儿欠阿窿逾3万,行动不便老母无力偿还 含泪脱离关系
丘梅娣面对阿窿威胁会上门泼漆,让她害怕地泪流不停,数度掩面泣不成声。(李彩婷摄)

(芙蓉3日讯)儿子欠债逾3万令吉,连累行动不便的年迈母亲遭阿窿恐吓追债,这位母亲哭诉,本身无力帮儿偿还,只能忍痛和儿子,希望阿窿别再骚扰她!

欠债者为来自芙蓉的陈富强(32岁),他是家中长子,从事装修工作。

ADVERTISEMENT

他的母亲丘梅娣(71岁)今日在罗白州议员周世扬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与长子脱离关系,也基于内心有万般不舍却又害怕阿窿上门滋事,以致她多次当场洒泪。

育有两名儿子的丘梅娣,长子是在3年前结婚后,便搬出去住,但最近长子已经离婚;她的幼子则是一名没有交通工具代步的打工一族,目前住在吉隆坡。

丘梅娣声称,在上个月杪,长子致电她告知,有向阿窿借钱。


(拍摄:李彩婷)
“我问他借来做什么?他说是借来装修屋子,但他当时没有说跟阿窿借了多少钱。”

直到昨日(2日)下午1时许,丘梅娣在家接到阿窿来电追债,对方指她的长子借贷共1万8000令吉,如今连本带利,需要还3万7000令吉,意味要跟她“收钱”。

这笔数额对她而言,是一个庞大数目,她自认无力偿还。她说,丈夫在两名孩子年幼的时候就去世了,此后她就靠保姆工作来养大孩子。

她过去做保姆,每月收入并不多,才挣得大概600令吉,后来这些年,她行动不便,得靠拐杖过活,便没有再工作,都是靠每月福利金、朋友及慈善团体的接济和捐助,勉强维持生活开销。

因此,长子欠下逾3万令吉,这对她而言,是一个“天文数字”,她感叹,自己没有多余的积蓄,试问她又如何有能力替儿子偿还巨债呢?

她有问阿窿,是如何拿到她的联络号码,对方声称,是长子提供的。而且阿窿还威胁她说:“如果不还钱,就叫人上门泼漆!”

阿窿的威胁,让她深感害怕,而在昨天之后,她的手机曾经有响了两次陌生来电,但她都没有接听。

“我一个人住,我很担心,走路又不方便……”说完,她当场掩面而哭。

儿欠阿窿逾3万,行动不便老母无力偿还 含泪脱离关系
丘梅娣面对阿窿威胁会上门泼漆,让她害怕地泪流不停,数度掩面泣不成声。(李彩婷摄)

丘梅娣声称,目前不清楚长子身在何处,她曾经在阿窿致电给她后,尝试打给长子要问清楚,然而长子的手机一直打不通。

如今面对阿窿随时会来电追债,也不知道阿窿会何时上门泼漆,让丘梅娣坦言:

“现在电话一响,我都会发抖……”甫说完,她再度泣不成声。在旁的周世扬见状,劝她不要再接听阿窿来电。

她声称,长子之前没有借贷的记录,是最近才告诉她,第一次借阿窿。

她说,长子曾经做过销售员、保险员、送货员等等,如今是从事装修工作。

在备受阿窿追债压力之下,丘梅娣决定与长子脱离关系。“我要和他脱离关系,虽然不舍,但也没有办法。”

儿欠阿窿逾3万,行动不便老母无力偿还 含泪脱离关系
丘梅娣(坐者右二)展示报案书,并宣布与长子脱离关系,希望阿窿别再骚扰她。坐者左起周世扬助理邓汉强、周世扬及右为芙蓉市议员黄健玮。(李彩婷摄)

周世扬促请大耳窿向真正的债主讨债,不要骚扰行动不便的老人家!

他指出,年迈的丘梅娣含辛茹苦养大孩子,但长子却借阿窿,让为母者深感无奈、无助也感到害怕。

儿欠阿窿逾3万,行动不便老母无力偿还 含泪脱离关系
年迈的丘梅娣行动不便,需靠拐杖步行。(李彩婷摄)

他披露,丘梅娣是在幼子的朋友帮助下,找上他求助,同时也已经报案,警方有劝告丘梅娣,不要再接阿窿来电。

“我们促请大耳窿向欠债者追债,毕竟丘梅娣已经七十多岁,根本没有能力偿还,她现在心情都起伏不定,而她作为母亲,也非常担忧儿子的安危。”

“将心比心,希望大耳窿同情老人家,不要再干扰她,她已经决定跟儿子划清界限。”

周世扬也有尝试拨打欠债者的手机号码,但同样一直无人接听。他认为,欠债者的问题是有商量的空间,对方不妨找他,看如何解决问题。

“大耳窿已经说了,欠债者借一万多,如今欠债数额加上利息,已经滚到三万多,到底他是如何欠债,我们真的不懂,但他的母亲是很担心的。”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