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观点

花城观点
自幼至今,燃放爆竹被赋予了很美好的寓意,家庭燃放可以辞旧迎新,做生意的燃放可以生意更兴隆,所以在燃放烟花爆竹合法化的首个新年,许多人都在放肆燃放烟花爆竹,家家户户在拼谁放得比较多。 在古时代,为了驱赶年兽,人们在火中燃烧竹子,以燃爆声驱赶年兽,同时也认为能驱邪,随着时代演变,春节放爆竹成了习俗,过年的氛围感,总少不了烟花爆竹,而且爆竹烟花后来也被赋予其他含义,各种喜庆节日都会燃放以示庆贺。 燃放爆竹烟花原本就有很大的危险存在,爆竹伤人事件过去不是没有发生过,政府说烟花爆竹通过执法单位发出执照,还可以管制产品的安全性,那在燃放烟花爆竹期间,因为一些人不注意安全,一时不小心的失误引发的悲剧,又该怎么说呢? 在农历新年前到关税局采访,局长在与媒体交流时,也对烟花爆竹燃放合法化一事感到堪忧,他说,一根烟蒂足以引发悲剧,但人民对易燃物的警觉性始终太低,人来人往的商店前,车水马龙的街道旁,都有烟花爆竹档口足迹,一些还与年柑一起售卖。 政府一声下令,身为执法单位只能遵从,即便是有危险性的物品,他们也只能视而不见,只盼悲剧永远不会发生。 燃放爆竹烟花除了具有危险性,众所周知,每次燃放时空气都会弥漫臭味,释放出来的有害物质,如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这些都能破坏大气层,而有害气体对身体造成影响不需要多说,你我都知道。 燃放烟花爆竹只是庆祝新年的形式之一,其实还有很多途径可以感受年味,何必砸钱制造噪音又破坏空气,为他人造成影响,最近就有一名新加坡女子忍不住不断传来的鞭炮声而飙骂邻居。 前几天准备就寝时,就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邻居也在群组“求饶”,要求邻居放一马,让大家早点休息。 虽然警方发出提醒,凌晨12时后不能扰民燃放烟花爆竹,但许多人还是当作耳边风。 过年燃放烟花爆竹,是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年俗传统,古时代的习俗是否适合用于现代生活,我们都应该认真反思。
5小时前
5小时前
1天前

ADVERTISEMENT

1天前
农历新年不知不觉又到尾声,不知怎的感觉今年的不怎么感觉新年气氛,除了少了拜访亲戚朋友之外,连团拜采访工作也少了很多,难道经济真的如此不景气? 那也好,因为采访团拜或门户开放的活动让我有点担心,毕竟当年在我头上抢沙爹的一幕,我还历历在目。更甚的是,若是当场能吃多少拿多少,我还可以理解,毕竟是个人胃口能力,但他们却是抢了食物后就直接打包,这样对后来的民众很不公平。 “白吃党”的现象是不是有逐渐减少我不得而知,但是人的贪念而引发的陋习依然不减。每逢新年,有些团体或政治人物都有派发新年礼品,同欢共庆。某一次在一场政党派礼品的场合,人潮汹涌,但有的人还是拿了又拿,制止他们,有的回瞪甚至回怼你。 虽然不是很值钱的东西,派的人不过是希望想要贴近人民,不介意派了给谁,但我相信他们即便不能做到百分百皆大欢喜,至少也不想被后来者抱怨问“为什么这么快就派完了?”失望而归。 除了贪小便宜外,日前我参与的团拜活动中也遇见了被插队的情况,我正在雪糕档口轮候,下一个便到我了,突然一对母子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我的前面,自然的要了向档主要了雪糕,甚至完全无视后面的队伍。友人之后也遇到一样的情况,更试图阻止对方插队,但遭来对方的埋怨。 作为文明人,排队是一种自然,我的朋友并不是生气迟了30秒才拿到我的雪糕,而是当大家都守秩序排队时,你却趁虚而入。当然,一场门户开放活动,也少不了乱丢垃圾、不问自取的情况,即便现场司仪一次次的提醒垃圾不落地、守秩序。 大会准备了充足的食物,我相信,如果大家都守秩序和不争先恐后,也一样可以吃得上这些食物。优先拿到吃到的食物未必会更香,但是公民意识若大家都能“从我做起”,那么就可以发生很多你推我撞或吵架等不愉快事件。 大团拜、门户开放活动都是单位邀请民众一起同欢共庆佳节,出席的大部分都是成年人,排队、把垃圾丢进垃圾桶、礼貌都是基本的公民意识,何必要时时刻刻有人提醒和督促呢?
2天前
每逢春节,许多华团学校组织都争先恐后举办一年一度的挥春比赛,以提升华文书法水平,传承传统文化及发扬优秀中华文化,也同时能增添浓浓的春节气息。 这种习俗,无论在城镇乡区,华裔家庭家家户户都会挑选涵意吉祥的春联贴在大门口左右侧,象征辞旧迎新,增加喜庆节日的热闹气氛,而相传古人先贤贴联乃表达劳动人民一种避邪消灾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这种传统就一直沿续至今,显示了华社华团龙的传人对中华文化的热爱与重视。 然而,华社华团领导是否应考虑全面整合一起推动各类文化建设,共同规划,共享资源,分担职责,以凝聚华社华团一股更庞大的团结力量,将各种优秀的传统文化,发扬及传承得更精致,更系统化及更有内涵。 每当春节,一些华团一时兴起,就搞一搞挥春赛,贴贴春联,舞舞龙狮,跳跳舞,唱唱歌等,掀起一阵热闹气氛,大家高兴一阵子,过后又打回了原形,很少华团组织领导会主动深入研讨,再做一些建设工炸,以提升文化素养,拟定长短计划与目标,加深及扎实文化的根基。 纵观上述,我们从一些华社华团举办的文化活动,可以理解到华社华团所推展的一些文化活动都不算是文化的根,而只是嫩枝与嫩叶,杂乱无章且庸俗没有内涵。然而我们则需感激华人先贤南来,携带了各种藉贯的文化,为了让文化薪火不灭.,不畏艰辛地代代相传下去,而在环境与时间历炼下,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我国华人独有的中华文化。 如今华人文化在大马除了自成一格,也与其他种族文化互相融合,发展成更高层次的马来西亚文化,这是值得赞赏的。 无庸质疑,文化是我们人类的特产,以促进社会文明,也是一种生活过程。这其中包含了知识、信仰、音乐、艺术、道德、风俗、法律等等。 若从文化作用而言,它是一种创造制度的过程,而若从文化形式而言,它却是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我们可从他们的生活行为表现,了解这个民族是否是一个文明进步的民族。 若从学术文化的观点而言,文化是促进社会文明,文化内涵与社会生活是息息相关的。因此除了发展经济,我们必须推动现代文化建设,使人民有富足的物质生活享受,也同时有文化素养,真正迈向一个文明的社会。 因此,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的社会,华社华团必须做到质与量并重,需自力更生,不断提升知识力、文化力、社会力、宗教力、经济力、政治力和教育力,以提升我们华裔同胞的竞争力,行动力,迈向世界的宏观视野和思想,以新的人生观,社会观,国家观和世界观,面向未来快速巨变的新时代,才是现今华社华团领袖,尤其华裔人民代议士应尽的职责。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最近苏北棉兰之行,让我有机会重新省思,早年马来半岛与印尼群岛族群之间的迁徙和互动的历史渊源。 在我心头里一直渴望,能和大家一起探讨,国内种族之间因建国历史背景出现政治歧异问题,而产生今天仍有人在争议,非我族类,不会效忠国家的谬论。 我在棉兰考研期间,除了造访19世纪末棉兰开埠功臣张榕轩故居,兼是藏品丰富的博物馆之外,北苏门答腊博物馆也是我的考察重点。 这所具规模但设施显得褪色的官方博物馆,出乎意料之外,它展示的内容,竟能忠实呈现多元文化色彩,也包括华人及印度人早在前世纪拓展北苏门答腊的历史背景。 北苏门答腊过去形式上,是由一位苏丹统治,在个别的族群聚落,马来人(melayu)区分出来的群体,至少有六个之多,分别为最主要的族群melayu deli、melayu langat、 melayu Serdang、 melayu Batubara、melayu asahan,以及melayu labuhan batu。 尤其是deli melayu,与半岛关系更为密切,因为deli melayu是苏东主要的族群,而我们熟悉的森美兰米南加保裔统治者,以及州内主要的族群,则是来自苏西;马来半岛除了武吉斯人之外,马来人与deli这大片马来 区域存很深厚的渊源,连谈吐语言也很接近。 在地理位置和传统上,棉兰华人对槟城的认识,比之印尼其他地方更为熟悉,从棉兰搭乘航班不用半小时就可扺达槟城机场。 可是国内华社群体的众生相,都是本位主义居多,对应该发言争取权益的事,不是被动就只是会发文告装饰性批评,算是完成使命;对课题背景特别是区域历史,都是一知半解,去了解棉兰曾是一个华人移民为主的城市,更不必说了。 文化界老友林家辉日前转发一则评语,针对一位争议人物的言论做出质疑,此人一直针对这片土地主人谁属说事,其实没有人会公开评议马来人当家做主的问题,前提须了解半岛及印尼群岛,地域族群之间都有不同的历史和文化背景。 东马砂沙两邦组成的背景更不必说了,这两地的华社群体权益,受重视的程度,与西马华社不能相提并论;举东马多个城市都有华人市长为例,而西马这厢,生怕城市举行民选制华人有机会担上市长,马来人就会被边缘化。 半岛华社向来担心去先贤遗留下的功绩被淡化,而主张华人对国家经济建设的贡献,不容抺煞,但百岁老领袖竟提醒大家,非我族类者不会效忠国家。 从我们认识全球最多伊教信奉者的印尼,早已没有这种反华人的敌对意识,而活在半岛的我们还得忍受这个效忠课题继续似无止境地争吵下去。
4天前
出国旅游被“砍菜头”,向来是很难避免的意外,不管是在欧美或东南亚国家,都很难躲过被当地人坑,胡乱开价的问题。 除非本身是当地人,或是不使用交通工具及出外用餐,否则,即使在事前做好多么齐全的准备功课,总会碰上一些预料之外的事情。 远的不说,在东南亚国家旅途经常被坑的费用,最容易中招就是交通费,害群之马会看准游客不熟悉路况,可能距离目的地短短5分钟的路程,车费就比平常高上10倍。 又或者,可能只需要几十块钱的景点入门票,但一些当地人会通过包车服务,美其名是提供方便,把游客送到每个站点,其实,就瞄准游客对乘搭公共交通不熟悉,把入门票和车费捆绑销售,价格提高数百到令吉,大赚一笔。 类似的例子屡见不鲜,当中还不包括坑人的拍照费、食物价格等,总而言之,出门在外,在自己不熟悉的国家,唯有自求多福,尽量避免踩坑,敢敢拒绝。 在国内,近年来也不时耳闻旅游景点的餐馆,对游客乱开价的现象,普通的一条鱼、一碗饭,都可以漫天开价,尤其是在一些位于海边的旅游景点,新鲜的海鲜吃不成,反而被逼付上“天价”,令人惊叹。 记得在几年前,国内夜市文化被推广后,也成功打造成另类的景点之一,其中,康乐夜市更是当中的佼佼者,只要提起夜市,康乐夜市肯定在榜单上。 后来,经过某些组织将“康乐夜市”品牌化后,带着夜市内的多个较为著名的美食档口,在国内展开一系列的美食巡回展,打着“不需要到康乐,也能吃到康乐美食”的概口号,出现在全国各地摆摊。 活动初期推广时,人人贪图新事物,确实引起一阵轰动,反应也很热烈,但后来,人们发现摆摊的物价,实际上比夜市卖得贵上一点,份量也缩水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活动曾停顿了一阵子,直至近期,再度以另一种美食节的模式,重归视野。 当然,物价虚高、口感欠佳的问题依然存在,只是商家对自身成本考量的解释,就另当别论。 无独有偶,近期马六甲鸡场街也开拓了一条美食街,经过宣传后,好像是为了文化街注入了新元素,结果到场时发现,所谓的美食街,充其量只是把原本在主要街道的食档,经过品牌包装后,再开多一个重复性的档口在美食街。 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方式,最引人诟病的是,把价格进一步抬高,一盘不比槟城更有风味的炒粿条,可以卖上15令吉,一条只用裹上冰淇淋及花生碎的薄饼,就卖出了12令吉,还有咖喱面等主食,售价几乎都在10令吉以上。 而且经营这些档口清一色都是年轻人,仔细观察,这些年轻的处理方式相信都属于新手,连铺上煎饼果子的面皮,员工的处理都是慢半拍,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 由于适逢农历新年,这些既没风味又没美味的档口,还是吸引不少游客光顾,生意也还算不错,但要经营要一个旅游品牌,滥竽充数并非是长期之计。 旅游部长张庆信不时警告旅游业者,切勿对游客“砍菜头”,但如果连自己国人都被坑,就显得有些过份。 适逢这几年,我国及各州都会迎来旅游年,旅游年除了吸引国外游客,本地人的市场也必须得到照顾,业者们不要为了自己一时之利,破坏整个国家招牌,如果一个景区连本地人都不愿光顾,对外多么风光,也是难以维持下去的。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