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最热点
25/11/2021
单亲妈妈看牙医73次 花近10万治不好牙齿
供FB/单亲妈妈看牙医73次,花近10万治不好牙齿
李美玲不只要为剩下的牙冠随时脱落而提心吊胆,也得长时间承受牙肉发炎肿痛。(李美玲提供照片)

(芙蓉25日讯)一名单亲妈妈在3年内光顾牙医诊所73次、共花了将近10万令吉,然而牙齿问题始终未获解决,而安装的人造牙冠逐一脱落,连牙根也坏死,让她无助求救。

来自芙蓉的李美玲(50岁)告诉本报,19年前她不幸罹患鼻癌第四期,经历35次的电疗活了下来,但也留下了后遗症,牙齿和牙肉变得异常敏感、容易发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后来因为牙齿有毛病,她安装了永久性牙冠(permanent crown)约10年,2018年8月因牙肉再度发炎而光顾芙蓉一间牙医诊所,当时替她看诊的牙医告知,其情况需到专科诊所接受根管治疗(俗称挑牙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对方介绍我到雪州一间专科牙医诊所,那里的牙医说要做什么,我都愿意配合,因为相信对方的专业和医德。结果,我在3年内光顾了他们73次,共花了将近10万令吉,但问题始终还未解决。”

多年来,她曾接受该诊所3名牙医不同类型的治疗,包括挑牙根、安装新的永久性牙冠和植牙(implant)。

“医生说我牙肉发炎,必须将原有的牙冠拆下来逐一处理,原本只是一两颗,后来又说涉及很多颗,并称需要定制独立的永久性牙冠,我从未质疑,都充分配合。”

ADVERTISEMENT

供FB/单亲妈妈看牙医73次,花近10万治不好牙齿
永久性牙冠脱落后,牙根处也呈现坏死症状。(李美玲提供照片)

李美玲声称,光顾该诊所第一年,觉得他们的服务不错;第二年开始感觉不对劲,多次被要求重复一些疗程步骤,定制了模具,牙医又说达不到要求或做错了,必须重做。

“3名牙医中,其中一人固定为我治疗,负责为我安装永久性牙冠,起初她的服务态度良好,言行都很温柔;后来,她开始变得动作粗鲁,令我感到不适,她更一度弄断定制的牙冠根管。”

她说,在等待永久性牙冠定制的过程中,牙医为她安装暂时性牙冠(temporary crown),但自2019年4月起,暂时性牙冠陆续脱落,前后共掉了9次,其中同一颗更是掉了4次。

“牙冠脱落是很危险的,我随时得面对可能误吞牙冠的风险,每次出状况向诊所反映,他们只是安排预约让我回去处理,但无法解释原因或确保事件不再发生。”

2020年2月,她想了解整个疗程的细节,包括过去每次上门所接受的治疗,以及接下来还需多久时间,好让心里有个谱,于是要求诊所给予说明。

“我根据预约时间上门,结果主治我的牙医让我光等两小时,然后冷漠地进行讲解,我跟对方说,请帮我处理好牙齿问题,我会介绍朋友前来光顾,不料对方直接回说‘不需要’,最终我要求将疗程报告带回去。”

ADVERTISEMENT

2020年再度根据预约上门

李美玲叙述,2020年3月11日,她再度根据预约上门,主治牙医称要一次安装6颗永久性牙冠,并指这次无需放麻醉药,过程不会有任何感觉。

“我感到奇怪,毕竟过去每次进行这个步骤都会放麻醉药,但既然专业的对方这么说,我选择了相信,结果过程中我整个口腔都感到刺痛,十分痛苦。”

她说,对方还采用了一种她从未见过的不明黄色粉末,涂抹在她的牙肉、牙齿、口腔甚至嘴唇,令她不仅满口刺痛,就连嘴唇也红肿起来。

“我觉得过程很可怕,心理压力很大,牙医看见我的嘴唇,说是过敏,吩咐护士出去买药给我,并叫我服药后留下来观察,但我觉得很恐惧,最终哭着离开。”

她指出,事后一两天,诊所助理与她联系,称牙医要安排见她,但因为心理有阴影,她不想回到该诊所见有关牙医,遂转向其他诊所求医。

“其他牙医说,我的疗程进行到一半,他们不能轻易接手,必须先仔细了解我的个案,并重新为我安排疗程,需要双重收费。无计可施之下,我回到之前的诊所,找另一名牙医为我完成植牙。”

ADVERTISEMENT

供FB/单亲妈妈看牙医73次,花近10万治不好牙齿
6颗永久性牙冠中,有3颗于2021年9月至11月间陆续脱落,而每颗掉落的牙冠内部都呈黄色。(许镁琪摄)

李美玲申诉,6颗永久性牙冠中,有3颗于今年9月至11月间陆续脱落,其中一颗是在刷牙时掉落,而每颗脱落的牙冠内部都呈黄色,相信是当时涂抹的黄色粉末造成。

“我到其他牙医诊所看诊,牙医说,这些掉落的牙冠已经没有生命、救不回了,而我牙肉发炎的情况相当严重,我相信,剩下的3颗永久性牙冠,也会逐一脱落。”

她说,待牙冠掉光后,口腔内只剩下几颗原有的牙齿,以及两颗植牙。原本一心想要延长牙齿的寿命、希望透过治疗让牙齿至少再耐10年,没想到弄巧反拙。

“如今,我不只要为剩下的牙冠随时脱落而提心吊胆,同时长时间承受牙肉发炎肿痛,但我无暇处理,我是一名单亲妈妈,要照顾两名孩子和八十多岁的母亲,目前只能服用止痛药撑住。”

她坦言,这些年来因为治疗牙齿,不仅饱受皮肉之苦,还有沉重的精神和心理压力。待牙冠全部掉落后,她还得接受手术,将牙龈里的牙根取出再植牙,又是一轮折磨。

供FB/单亲妈妈看牙医73次,花近10万治不好牙齿
李美玲估计,上排的永久性牙冠将逐一掉光,届时口腔内只剩下排几颗原有的牙齿及两颗植牙。(李美玲提供照片)

李美玲曾向马来西亚牙科协会(MDA)反映自己的遭遇,希望讨回公道,唯该会协调人告知,有关诊所指事主不同意将治疗报告交给该会,他们无法进一步了解情况。

ADVERTISEMENT

“事实上,我同意该会公开自己的治疗报告,只是拒绝由诊所直接交给该会,我要先取得报告,再约见有关协调人见面、亲自交给对方,并非如诊所说的不配合。”

她强调,自己并非要向该诊所索偿,只是希望对方给她一个交代、为她的情况负责。她认为,起初就医时,她的牙齿明明还有生机,如今却救不回,令她心痛不已。

“我那么相信他们的专业和医德,3年来不曾抱怨、责怪或投诉他们,为何却受到这种对待?我要的不是金钱赔偿,而是牙齿的生命,他们可以赔给我吗?”

她说,为了证实接受疗程后牙齿结构被破坏、牙根坏死,她需要找到专科牙医进行鉴定,唯不知可上哪儿求助。

牙医诊所负责人受询时回应
接到协会通知时方得知被控诉

针对此事,有关牙医诊所其中一名负责人受询时回应,李美玲没有正式向他们作出投诉,他们是在接到马来西亚牙科协会协调人通知,才得知对方的控诉。

“协会需取得事主的疗程报告,但事主不愿让诊所把报告交给他们,因此协调工作无法继续,而我们也处于被动的情况。”

ADVERTISEMENT

他说,对于事主的指控,必须由同样属于牙医专科的第三方进行鉴定,才能说明该诊所对事主进行的治疗是否合理、有无问题。

“事主要求我们提供疗程报告,我们都给予配合,接下来就看对方有什么想法。我们抱持开明和开放的态度,也希望可以和平地解决此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