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0/06/2021
话说当年 | 三轮车夫踩呀踩
此景成了追忆
作者: 李彩婷
以往的芙蓉街景,总会看到三轮车夫在黄巴士站等候载客的情景。
以往的芙蓉街景,总会看到三轮车夫在黄巴士站等候载客的情景。

(芙蓉10日讯)在槟城、马六甲还能看到三轮车夫,主要是载游客为主,但在芙蓉,已经看不到三轮车夫,对于曾经在芙蓉坐过三轮车的人,一切就只能追待回忆。

芙蓉因为缺乏旅游卖点,所以三轮车行业在本地没有前景可言,在最后一名三轮车夫约5年前离世后,三轮车行业也正式走入了历史。

一些老市民忆述,在旧芙蓉公市仍存在的时候,可以见到10多辆三轮车,排列在公市前方,等候载客,那时候,算是三轮车行业的高峰时期。

在老市民的记忆里,最后一名三轮车夫在芙蓉载客有数十年的岁月,每天上午8时许,便能看到这名三轮车夫踩呀踩,缓慢地开往芙蓉公市,然后就在公市等候买好菜的人,把他们送回家,通常都是阿嫂或阿嬷会挥手示意搭乘。

在他们印象中,三轮车夫在没有人乘坐时,就会坐在车包,与附近的小贩闲聊,直到中午时分,公市人潮逐渐减少,三轮车夫便转移阵地,骑到公市旁边的黄巴士站,看看会不会有人要搭乘。

到了下午,三轮车夫就会骑回家,就这样,一天过一天的日子。

单身的陈金狮,生前的数十年都与三轮车相依为命。
单身的陈金狮,生前的数十年都与三轮车相依为命。

芙蓉最后一名三轮车夫是陈金狮,他已经於2015年离世。他在生前受访时曾说过,多数的三轮车夫都是兴安人,但他却是福建人,所以也就没有加入三轮车公会,不过,在三轮车夫行业逐渐没落,公会也就不存在了。

其实陈金狮在年轻时,是与家人一起在新加坡街(现称萧隆兴路)从事家族面线生意,但掌管大权的母亲过世后,生意也就没了,陈金狮在朋友介绍下,才开始踏三轮车来维持生活,一踩便踩上数十年。

在访问里,他曾透露,早期的钱值比较大,载一趟客只需3角钱,一天也可以赚上10令吉,那时候的10令吉,已经非常够用,去一趟公市买菜,5令吉都用不完。不过,钱币后来逐渐变小,到后期,载一趟客需要约2至3令吉,但最多只能赚上10余令吉,有时候也只能赚到数令吉。

后来的他生病,一度入院就医,在一名热心医生的协助下,他成功向福利局申请到每月200令吉的津贴,虽然生病后的他,身体变得虚弱,但他仍坚持风雨不改地踏三轮车过日子。

他坦言,其他的车夫老的老、死的死,有的退休有家人养,而他没有结婚,一个人的生活,便靠踏三轮车载客来打发时间。

也由于年纪渐长,后来的他只是载送住在公市附近的顾客,例如沉香及林木街一带,远的就不载了。

在2015年,陈金狮不幸的遭撞后逃,导致他重伤被送院抢救,而最终,他便宣告不治。

陈金狮生前,日复一日地穿梭在车来车往的道路上,只为了生活。
陈金狮生前,日复一日地穿梭在车来车往的道路上,只为了生活。
陈金狮在世的时候,他几乎每天都会骑三轮车到芙蓉公市,等候载客,午餐时间过后,他就踏着三轮车转换到另一个地点等候。
陈金狮在世的时候,他几乎每天都会骑三轮车到芙蓉公市,等候载客,午餐时间过后,他就踏着三轮车转换到另一个地点等候。
在老市民的记忆里,若是在芙蓉公市看到三轮车夫,一点也不稀奇。
在老市民的记忆里,若是在芙蓉公市看到三轮车夫,一点也不稀奇。

话说当年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